何澤堯冀憑「金鎗六十」揚威寶馬香港打吡大賽

何澤堯將身體重心靠左,右手輕掃了褲管一下,低沉平穩的說話彷彿因為太自覺而停頓了一剎那。

何澤堯不是天生就能在電視鏡頭前表現自然的人,但還是會努力展現出專業的態度。他在試閘前接受了主持人Edward Sadler有關週日賽事的訪問,隱約的不自在很快一掃而空,如常謹慎地回答問題。

何澤堯將會成為本地培育騎師的奪冠希望。在本週日(3月22日)於沙田舉行的寶馬香港打吡大賽(2000米)中,他將夥拍本港馬壇最備受矚目的明日之星「金鎗六十」上陣。縱使背負著眾人的期望,但他在出戰這項獎金高達二千萬港元的賽事時,將會忘掉媒體的喧囂,專心致志地爭勝。最近一次本地培育騎師能奪得香港打吡冠軍,已是二十五年前的事。

「金鎗六十」的練馬師呂健威說道:「他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勝出此賽,全心全意去爭勝。」

呂健威與何澤堯近兩季合作取得彪炳佳績。這對騎練組合上季合力贏得二十場頭馬,今季迄今則已取得十八場勝仗,而兩季的頭馬當中「金鎗六十」就獨佔了九仗,包括近期的香港經典一哩賽(1600米)及香港經典盃(1800米)。該駒將挾著強勁氣勢出爭寶馬香港打吡大賽。

「金鎗六十」若能再下一城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將與2017年的「佳龍駒」看齊,成為歷來第二匹成功橫掃四歲馬經典賽事系列全部三關冠軍的賽駒;而何澤堯則會繼莫雷拉之後,成為第二位騎師主策同一賽駒勝出該三關賽事。

鏡頭離開後,何澤堯的緊張情緒稍稍放鬆,但也只有片刻,因為收音仍然繼續,記者仍在筆錄。只有當媒體訪問真正結束後,他才再展現自然的笑容,回復輕鬆的一面。

何澤堯明白形象的重要性,他慣看香港馬壇風起雲湧,也懂得騎師間激烈競爭下的生存之道︰與韋達、柏寶、杜利萊、巫斯義、莫雷拉和潘頓等大師級騎師相比,他曾經只是個無名小子。

潘頓說:「記憶中他最初不太起眼。他在晨操回來後說話不多。不過起點從來不重要,終點在哪才要緊,而他一直不斷進步。」

雖然何澤堯愈見進步成熟,但他不會因而自負,還是一貫的勤懇敬業。

他說:「成功殊不容易,我必須不斷精益求精,保持謙虛,盡量多學習。

他以平淡的語調說:「我盡量不作多想要贏打吡,因為這還未成為事實,但我會全力以赴,專心讓『金鎗六十』交出好表現,以達成這個目標。」

不過他又不忘補充道:「牠是匹優秀的賽駒。」說時難掩讚賞之情。

「我固然想夥拍牠奪標,令牠成為香港頂級佳駟之一,但我認為目前最重要是專心致志,心無旁騖。如果能如願以償的話,之後再享受勝果也不為遲,但現在我不去想太多了。」

精益求精

何澤堯的主要目標,一直以來都是冀望攀上事業頂峰,成為一位頂級騎師。種種跡象顯示,他距離目標已相當接近,但何澤堯並未因此而自滿,因為他一直堅持力求進步。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何澤堯來自一個平凡的家庭,他於屯門公眾騎術學校開始習騎,及後入讀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接受正式訓練。他曾到紐西蘭作海外實習,跟隨練馬師蘇利雲學藝,其間共勝出四十四場頭馬。回港後,何澤堯在方嘉柏馬房擔任見習騎師。方嘉柏曾助他於2010/2011年度馬季成為冠軍見習騎師,是他的最大支持者之一。時至今日,何澤堯仍會尊稱方嘉柏為「波士」。

方嘉柏說:「何澤堯一直是個討好的孩子,為人彬彬有禮,又懂得尊師重道而且刻苦耐勞,從未為我帶來任何麻煩。他一直相信自己有力成為最出色的本地騎師,現在他已經達成並超越了這個目標。我深信,他也清楚自己有實力足以在最高水平的賽事中爭勝。」

應屆香港冠軍騎師潘頓表示:「為方嘉柏策騎有時會令人緊張,因他對騎師都有所要求。何澤堯在擔任見習騎師期間想必經歷了不少壓力,但那時候的千錘百鍊在今天就令他大為受惠。」

現年二十九歲的何澤堯早就意識到,儘管在競爭激烈的跑馬地和沙田賽事中能磨鍊技藝,但要臻於至善,必須振翅高飛,遠赴海外深造。他曾於多次於歇暑期間前往法國,學習不一樣的策騎方式,了解不同的賽事步速,並發掘讓坐騎放鬆的方法。最近兩個夏季他則前往英國策騎,為當地最著名練馬師之一張仕頓效力。

方嘉柏說:「他總是希望精益求精,並願意為此努力不懈,每年夏天都會到外地策騎,以精進騎技。他的努力得到了甚佳回報。」

何澤堯季內夥拍遲熟的「友誼至好」摘下四場頭馬,該駒的練馬師姚本輝直言,何澤堯已成功在競爭激烈的本地馬壇佔據一個重要席位。

姚本輝說:「他是本土騎師之中最出類拔萃的一位,由出道至今一直進步斐然。我不知道他何以做到,但他確是本地培育騎師之中,少數能與外籍騎師匹敵的好手,甚至有力與潘頓或莫雷拉一爭長短。」

「在我心目中,他就是香港本土騎師的代表,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像他這樣進步神速的本土騎師了。」

自告東尼於1995年主策「有性格」攻下香港打吡大賽以來,至今仍未嘗有另一位本土騎師能在此賽建功。事實上,在香港賽馬轉為職業化的接近半世紀以來,僅三位本土騎師曾勝出打吡,告東尼是其中之一。 

漸顯大將之風

何澤堯上季季終獲頒告東尼獎,這個獎項是表揚季內贏得最多頭馬的見習騎師學校畢業生。他上季合共贏得五十六場頭馬,在騎師榜上名列第四,僅居於潘頓(一百六十八場)、莫雷拉(九十場)和田泰安(八十四場)之後。

去年3月31日,何澤堯夥拍來自澳洲的優質賽駒「金鎗六十」上陣,令這匹父系出自「金獎章」的閹馬在港首仗即旗開得勝。練馬師呂健威和馬主陳家樑對何澤堯的信心堅定不移,而這對人馬拍檔其後再連勝兩仗。雖然在上季最後一役,「金鎗六十」在何澤堯胯下僅跑第十,但也無損呂健威和陳家樑對他的信任。

一匹前途無限的賽駒首次落敗後,往往會改由更出名的騎師策騎,何澤堯的同輩梁家俊的經歷就是如此。梁家俊當年策騎「美麗傳承」勝出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一級賽),成為一時佳話,但在其後一役再由他策騎時落敗,便隨即被換上另一名騎師。何澤堯的際遇幸然截然不同。「金鎗六十」今季首仗一如既往再由他主策,而這對拍檔今季至今已取得六連勝,當中包括四歲馬經典賽事系列頭兩關賽事。 

方嘉柏表示:「何澤堯騎功了得,與本地練馬師很合得來,加上他勤奮上進,人們自然樂於給他機會。香港馬圈的遊戲規則其實很簡單,若你有機會覓得坐騎,便可以發揮實力。一旦開始取得佳績,人們便會爭相找你,給你更多高質素的坐騎,而你也可以藉此繼續進步,爭取更佳的成績。」

「他已朝著頂級騎師的方向進發,雖然頭馬數字仍遠低於潘頓和莫雷拉,但已肯定贏得很多練馬師的青睞,他們都樂於給他坐騎。」

今季,何澤堯策騎呂健威旗下賽駒的勝出率為百分之十五。呂健威認為,何澤堯能夠策騎如 「金鎗六十」這樣出色的賽駒,自信心當然會增強, 事業可望更上一層樓。

「我認為『金鎗六十』提升了他的信心,而這正是騎師所需要的。我覺得他現在更有自信,從他的策騎方式可以看得出來。在香港經典盃中,陣上形勢令他別無選擇,只能在馬群之後稍等一會,但他並無失措。」

何澤堯在香港經典盃的演出,盡顯他頭腦冷靜且騎功狠勁。

「在該場賽事中,潘頓策騎『幸福笑容』自六百米處起向他追迫,繞過他將他困於內疊,但何澤堯毫無理會,任由潘頓這樣做,保持輕鬆,然後讓坐騎加速衝刺,以漂亮的走勢勝出。」方嘉柏解釋。

「若他當時慌張,便可能會同時讓坐騎移出上前,最終未必能以佳勢衝刺。然而,他決定伺機而上,這是致勝的關鍵。」

當何澤堯催策「金鎗六十」時,馬兒隨即加速。然而,只有勁度十足的騎師,才能夠力策坐騎克服重重障礙,直奔終點。何澤堯在該仗和其他賽事的表現,足以證明他已晉身頂級騎師之列。

姚本輝說:「何澤堯十分全能,他策騎馬匹前置、居中或留後,都能夠應付自如。他判斷賽事步速準確,末段能夠令坐騎以勁勢衝刺。」姚本輝又認為,何澤堯今季有機會在騎師榜取得季軍。

方嘉柏甚至說:「他有條件成為一級賽騎師,這是毋庸置疑的,因為他頭腦冷靜又不會慌張失措,這正是超級騎師最重要的特質。」

「他肯定具備成為冠軍騎師的條件,若然他能覓得與潘頓及莫雷拉相同數量的實力坐騎,毫無疑問可以與他們一拼。他的成績正在冒升並直迫他們,但最重要是得到更多實力坐騎。不要忘記,潘頓及莫雷拉兩位於每個賽事中均至少有七匹坐騎具有勝望。」

何澤堯的對手潘頓也讚揚他,並看到這位年輕好手的潛在威脅。

潘頓說:「他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表現十分出色。他確實得到許多機會讓他發揮,但你也要好好把握這些機會,而他確實做得很好。」

何澤堯從不追逐虛榮。他愛好健身、跑車及旅遊,但他不會整天只顧玩樂,一切以策騎事業為先。他渴望能夠更深入了解馬匹,以及如何讓牠們在他胯下交出最佳表現。

「金鎗六十」上仗勝出香港經典盃後情緒緊張,在凱旋門拍照時抗拒人群並且後退。何澤堯毫不猶豫,立刻下馬解鞍,並且指示馬匹料理員牽引牠離開。

何澤堯說:「牠當時感到有點緊張,所以我立即下馬,讓牠回復情緒。我不希望牠再承受更多更長的壓力,所以決定早點下馬。一切要以馬匹為先,因此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會首先替馬兒著想。」

這只是證明何澤堯有望成為世界馬壇頂尖人物的其中一例。

何澤堯如能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將會攀上事業高峰。
何澤堯如能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將會攀上事業高峰。
呂健威近兩季對何澤堯的支持有增無減。
呂健威近兩季對何澤堯的支持有增無減。
何澤堯與「金鎗六十」一起邁步向前。
何澤堯與「金鎗六十」一起邁步向前。
方嘉柏於何澤堯擔任見習騎師期間對他循循善誘。
方嘉柏於何澤堯擔任見習騎師期間對他循循善誘。
何澤堯已晉身成為香港最出色的本地培育騎師。
何澤堯已晉身成為香港最出色的本地培育騎師。
今年1月,「金鎗六十」在何澤堯胯下摘下三級賽華商會挑戰盃。
今年1月,「金鎗六十」在何澤堯胯下摘下三級賽華商會挑戰盃。

Racing and S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