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神駒」冀能揚威寶馬香港打吡大賽

進口自南美洲的賽駒,在港的整體表現雖不若來自澳紐或歐洲的馬匹般較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在週日總獎金達二千萬港元的寶馬香港打吡大賽 (2000米) 中,由沈集成訓練的「勇猛神駒」卻有機會成為首匹能染指香港打吡的南美賽駒。

自1991年表現出色的「計惑」之後,合共有六十一匹進口自南美的賽駒運港,當中三十匹共勝出六十七場,其餘三十一匹則未能在港打開勝門。目前沈集成馬房共有三匹來自南美的馬,包括於去年香港打吡大賽跑獲第八名的「協霸神駒」、至今在港唯一的智利馬「超霸神駒」及來港前在巴西上陣的「勇猛神駒」。

「勇猛神駒」在週日之戰將自第十二檔起步。沈集成說:「我預料今場步速不快,因此希望馬兒自這個檔位起步後能佔取一個較有利的位置,陣上如何發揮,我會交由利敬國決定,但至少馬兒已曾證明跑2000米的途程能應付如裕。」

現時合共只有七匹南美洲馬在港服役,而目前在香港及從化兩受訓的現役馬,總共達一千三百匹。

於週日舉行的四歲馬經典賽事系列尾關賽事寶馬香港打吡大賽中,「勇猛神駒」將是唯一的一匹來自南美洲的參戰馬。如牠能勝出,亦將成為首匹產自南美洲的賽駒能揚威寶馬香港打吡大賽。

「勇猛神駒」來港前以Halston之名在巴西服役,來港後以86分的評分起步,馬兒在巴西曾兩度摘下一級賽桂冠,包括一項1600米賽事及巴西打吡 (2400米),此外,在該兩場勝仗之間,牠亦於一級賽聖保羅賽馬會錦標 (2000米) 率先群駒衝線,但因賽後被發現對藥物呈陽性反應而被取消該賽的資格。

這三場賽事是組成巴西兩項三冠大賽系列的其中之一。

沈集成說:「馬主親自購入此駒,而我馬房的三匹南美洲馬均見進度理想,當中『協霸神駒』質素不俗,而『勇猛神駒』在接受閹割手術後亦有良好的進展。」

「勇猛神駒」在港首戰表現普通,在一項1400米賽事中以第十一名過終點,其後沈集成決定安排馬兒接受閹割手術。

沈集成說:「訓練南美洲賽駒,並沒有任何特別的竅門,我通常安排牠們進行閹割,因這會有助提升牠們在港的表現。」 

「勇猛神駒」在來港後的第五次上陣打開在港勝利之門,於一項第二班的1800米賽事報捷。馬兒既曾在巴西勝出2400米途程,打吡的途程理應難不倒牠。

沈集成說:「『勇猛神駒』跑畢上仗賽後情況良好,進度亦見理想,利敬國每次操完牠之後,都給予正面的評價。」 

利敬國曾夥拍「勇猛神駒」上陣兩次,亦是馬兒來港後表現最佳的兩次,包括上賽高奏凱歌的一役。

利敬國說:「『勇猛神駒』進展良佳,現已準備就緒出爭週日的大賽,目前牠甚具新鮮感,給我感覺頗佳,相信沈集成已令馬兒的狀態推向高峰。」

「牠跑較長途程更合發揮,我對牠今次的爭勝機會抱審慎樂觀態度,檔位無疑稍欠理想,但只要能佔取有利位置,相信馬兒能在末段以勁勢衝刺。」利敬國續說。

利敬國今季在港成績理想,季內已贏得三十二場頭馬,包括攻下三級賽洋紫荊短途錦標 (1000米)。如他能憑「勇猛神駒」揚威週日之戰,便將會是他在港的代表之作。

「在我眼中,打吡是香港最佳的賽事,如能勝出,對我來說將別具意義。」利敬國續說。

「計惑」在港有豐功偉績 

約翰摩亞在港從練多年,迄今累積達一千七百零七場頭馬。當中曾為他一再建功的,包括一匹南美洲賽駒「計惑」,該駒在約翰摩亞訓練下曾在港六勝頭馬。約翰摩亞亦曾訓練過另一匹阿根廷馬「笑傲名駒」,但該駒在港上陣四次均無功而還。

約翰摩亞說:「當時我曾與販馬代理John Foote合作,他建議我可放眼阿根廷,因他在當地有相當豐富的購馬經驗,在他的建議下,我們物色了『計惑』並將之購入在港服役。」

「計惑」亦成為歷來在港累積總獎金第三高的南美洲進口馬,僅次於由苗禮德訓練的「上風」及沈集成馬房的「協霸神駒」。而「計惑」當初並未能直接由南美洲運港。

約翰摩亞回憶說:「當時馬兒不能直接運港,牠須先被運往英國,之後才能來港,雖然牠來港前已是分級賽頭馬,但仍然未能直接運港。」

「結果馬兒須在告東尼胯下在英國上陣,結果在一場在變化場地上舉行的賽事中取得合乎來港的資格後才能成事,成功為馬主許世勳購入此駒」他續說。

「計惑」來港後,代表作當數於1993年在馬素爾胯下攻下一級賽香港盃 (2000米) 的前身香港國際盃 (1800米)。

約翰摩亞說:「這是我首次國際賽的勝利,我當永不忘記,現時我仍將其贏馬相掛上。」

另一匹曾在香港勝出大賽的南美洲賽駒是由大衛希斯訓練的「好跑得」,該駒曾於2000年在董事盃 (1600米) 摘桂。

苗禮德雙雄 

自1991年之後運港的61匹南美洲賽駒當中,有十六匹由苗禮德訓練,數目為眾練馬師之冠,當中包括歷來其中一匹在港能累積高獎金的「上風」。

苗禮德說:「『上風』是以自購新馬的身分由我親自購入,而牠亦是一匹出色的好馬。最初我去到牧場買入牠,其後牠的成就,大家都有目共睹。」

「上風」於2000年10月抵港,於2007年退役,期間在港七勝頭馬,累積八百零五萬港元的總獎金。

「牠們都是硬朗耐拼的馬,只要你買入合適的馬,牠們都能在陣上全力以赴。」苗禮德說。

另一匹曾由苗禮德訓練的南美洲佳駟為「萬事勁」,該駒服役早期在苗禮德訓練下出賽十五次,贏得兩場頭馬,並在2001年的香港經典一哩賽中以52倍的冷門身分跑獲季軍,馬兒亦於2003年在告東尼訓練下勝出香港二級賽沙田一哩錦標,而在港服役期間,該駒合共累積達七百四十萬港元的總獎金。

苗禮德說:「我為馬主購入『萬事勁』,當時該駒是以曾出賽的自購馬身分購入,不過,整體而言,南美洲自購馬的賽績往往不易評估。」

如果「勇猛神駒」能勝出週日的寶馬香港打吡大賽,牠便會一躍成為歷來在港贏得最多獎金的南美洲賽駒。

沈集成對「勇猛神駒」寄予厚望。
沈集成對「勇猛神駒」寄予厚望。
「勇猛神駒」在利敬國胯下勝出一項第二班1800米賽事。
「勇猛神駒」在利敬國胯下勝出一項第二班1800米賽事。
「計惑」曾為約翰摩亞奪得香港國際盃。
「計惑」曾為約翰摩亞奪得香港國際盃。
苗禮德在港從練迄今合共贏得六百三十六場頭馬。
苗禮德在港從練迄今合共贏得六百三十六場頭馬。

Racing and Sports